Blog

直播干货 | 闫潞霞:如何构建以概念理解为中心的课堂教学

4月25日晚,由国际学校在线主办的“精益课程直播”:《如何构建以概念理解为中心的课堂教学》线上直播分享圆满结束。

本次直播特别邀请到了玮仕集团上海学校执行校长闫潞霞作为分享嘉宾,围绕概念理解、概念理解在教学中的应用等问题与众多教育工作者进行在线分享交流。


以下为直播内容分享

各位老师,大家好,感谢大家在周末聆听我的分享。在这里我也向观众群里的老朋友们问好,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厚爱。首先简单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在IB学校已经工作了20多年,10年国内10年国外,除了教学之外,我也有很多关于IB的经验,比如做授权官顾问、考官、培训师等等。

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内容的是:如何构建以概念理解为中心的课堂教学。内容共分三部分,分别是概念性理解、概念性理解的教学,以及如何在MYP、 Language Acquisition、中学项目语言习得中去应用概念性教学。


概念性理解

什么是概念性理解?每次做培训的时候都有老师对我说,这个概念性理解太难理解了。那么到底什么是概念性理解呢?是理解概念吗?

首先概念性理解,完全不是”理解这个概念”。我们日常教学中,经常会这样问学生,这个概念你理解了吗?你觉得怎么样?但概念性理解完全不是学生是否理解了这个概念。

那么什么是概念性理解呢?为什么我们想要在教学中用到它?Stirring the Head ,Heart and Soul(《激荡头脑、心智和灵魂:重新定义课程与教学》)是Iynn Erickson发表的第一本关于概念理解的书,这本书给老师们带来革命性的教学变革。在她之后,她的学生Lanning Lois写了关于原理如何构建和应用课程的书,把它量规定了出来。

Erickson在书中讲到,她讲课的过程中,常常看到有一些孩子眼里闪着光,一边听一边点头。那在我们的教学生涯中,也一定会有这样的时刻。孩子们眼睛闪光的时刻,实际上是他的思维在闪光,是他的思想过程在发出光亮,也许就是这种光亮激励我们呕心沥血地去教孩子,同时我们也想把孩子眼里闪着光这种状态变成我们教学的常态。

从2011年开始,IB尤其是MYP受Erickson的影响特别大,MYP之后的课程改革,基本上是把她的理念从理论拉到了实际,建成了一个体系。

那么概念性理解与IB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呢?它们为什么这么契合呢?我想以 MYP的图形给大家举个例子。

我们看到四个圈里,中心一定是学生,围绕着他们的是IB Learner Profile,最外层是国际情怀。在所有的IB项目中,学习者目标占据着核心位置。

国际情怀受多元文化理解的影响比较大,只有一元文化,只会一种语言,是达不到国际情怀的,因为不可能对其他文化有深入了解。

那么什么是国际情怀呢?国际情怀就是要接受、尊重、容忍和理解我们自己和其他人,不管是本土还是全球,去开创一个更美好、更和平的世界,这也是 IB的使命宣言。

作为语言老师或者文学老师,我们特别骄傲,因为在 MYP,PYP,DP,CP中我们都会看到语言和文学老师的影子。尤其在DP中,它凸显出来的一组是语言与文学,一组是语言习得,这两门课程都需要语言老师,他们对我们培养学生的多元文化意识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说到语言与学习,下面这张图表大家都比较熟悉,这是一个从低阶思维向高阶思维推进的表。从下往上看,最底层是记忆,第二层是理解,第三层是应用,从第四层往上分别为组织、评估和创造三种高阶思考能力。IB课程就是通过语言来锻炼这种思辨性,培养学生多元文化意识,培养国际情怀,最终达到成为世界公民的目的。

下面这三个课程大家一定非常熟悉,这是IB所有科目里必须要涉及到的书面课程、教学课程和评估课程。不知道老师们在教课过程中有没有思考过这样几个问题,这三个课程中隐藏了什么?我们的教学内容是什么?如何有效地开展教学?如何评估教学效果?我们想知道孩子在课上到底理解了多少自己和他人的文化,是否具备尊重、同理心和理解、技能、态度、知识和全球视野,他的国际情怀是不是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培养。

谈到概念性理解就不得不谈到探究。学生要通过探究付诸行动,然后反思,最后再进行新的循环,我们要在这个过程中帮助学生形成概念性理解。

概念性理解和探究式教学密不可分。要想得到概念性理解,就一定要应用探究式教学,之后我们可以从整个课程体系建设中看到探究式教学起到的重要作用。

在我们的教学中,如果我们只注重机械训练,只做低阶思维,那么我们只能看到学生潜力的冰山一角,大部分还潜伏在水面以下。

当我们理解了“概念性理解”之后,我们就想要知道,为什么要把概念性理解放到课程体系中?如果不放,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放了,又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MYP就是以概念驱动为主的教学课程。从前年开始,每个学科组都会有七年一次的课纲大改,老师们发现改革之后的大纲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概念,从MYP直接推到PYP到DP,再到CP,所有课程里,都可以看到概念性理解的影子。

大家看下面这两张图,左边是Erickson的,右边是Lanning的。他们上半部分是一样的,都是从理论到原则再到概念,但是下半部分就不一样了,左边的都是facts,也就是知识的积累;右边变成了过程,也就是知识的吸收。

刚才那张低阶思维和高阶思维的图,我们看到金字塔最下面的两层,实际上都是 teacher lead,以老师为中心。从第3层往上就变成了以学生为中心,也就是让学生去做、去组织、去评估、去创造。

但实际上这仍然是在概念性理解教学的进程中,还没有完全到概念性理解教学。在这个进程中,刚开始人们以为只要我把教学方案里放入动词,就可以形成概念性理解,但后来发现其实不是。

IB提出了一个理念,叫跨学科与超学科。我们回看上图,如果全是facts,在一个科目里有如此多知识点,在另一个科目里也有众多的知识点,它可以超可以跨吗?怎么超怎么跨?在这个时候一定是要有一个媒介的。

如果没有媒介,只是说我是跨学科、超学科,那我会认为你是伪学科,因为你做不到。那什么能做到呢?概念。

什么叫概念?一个概念,就是一个重要的思想观点,而且是一种经久不变的原理和观念,其重要意义在于超越,超越起源、主旨和时空。所以教学必须融入概念性理解,必须融入概念驱动,那样才能够跨,如果没有,那是超不过跨不过。

IB是怎么做的呢?我现在以PYP和MYP为例。

PYP是一种超学科,MYP是一种跨学科。

PYP有六大超学科主题,MYP有六大全球背景。如下图所示:

大家可以看到,PYP到MYP发展是从浅入深,从简单到复杂,但同时又具有连续性的千丝万缕的联系的。所以PYP的超学科凭的就是它的六大超学科主题,有这六个最大的概念,所有的学科知识才可以超;MYP的跨学科也是在全球背景这样宏大的概念之下,所有学科才有机会找到跨学科的交流和教学。

课程发展,先从两维的课程,注重事实、知识和技能,加上概念之后变成了三维,到了MYP实际上已经发展成了一个非常详细完备的体系。

我总结一下什么是概念性理解。

它首先是以探究为驱动,以能力的迁移为基准的,然后让学生创造出一种跨时间、跨文化、跨情境的概念性理解。

创造出这个概念性理解之后有什么作用呢?

它培养和发展学生在相似的观点、事件或者问题上发现规律与联系的能力,也就是在现实生活中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二维学习和三维学习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同?

我们从三个层面来比较,第一个是知识,第二个是理解,第三个是技能的迁移能力。

知识,二维是教过但流于肤浅,如果是三维学习,会把知识育于概念,比较深入。

理解,二维其实没必要去做更深层次的理解,但是在三维学习中是一定要有深刻的理解和思考,要不然是做不出来的。

技能的迁移,也就是我们说的在现实生活中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这个非常重要。所以在MYP中一直强调authentic,一定要真实的情境,真实的学习。


概念性理解如何应用到教学中

首先我们需要知道,什么是探究。原来老师进课堂就讲,现在变成了先问学生一个问题,这就是探究吗?

我们让学生做的探究有没有趣味性?跟他的生活是不是相关?具不具挑战性?是不是很重要?如果给他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他还有没有这种想法或者激情去做?所以如果我们在探究的一开始就没有点亮学生眼中的灯,那么之后那种一边点头一边闪光的眼睛,可能出现的几率就会比较小。

那么探究的过程是如何开始的?经过去年和今年大纲的改革,下图左边的是第一组出现了七个概念,第二组出现了五个概念。通过改革,IB把这些概念放到了大纲中,包括重大概念和相关概念。其中重大概念是指交流、文化、创造联系,这个是MYP语言习得中的,其他的概念是在另外相关科目中的,每个科目会有不同的重大概念。

那么,重大概念和相关概念以及全球背景在MYP这个过程中,是如何把它们融合起来,放到课程当中来教学生,来点亮他们眼中的那种缕光呢?下面是我给大家的一个简单的示意图,即MYP的单元计划

可以看到,上面是重大概念、相关概念和全球背景,下面有一个探究说明。其实所有MYP的老师都会非常熟悉,MYP的教学不是打开课本,今天讲第几页第几课,而是老师先要明白,怎样用这些概念点亮学生眼中的光,如果老师不明白的话,恐怕这个单元做起来是很吃力的。

我们来重点介绍一下,一个探究的过程是怎样来的。

首先,“重大概念”注重的是广度,它要求有一种广泛的、超越时空的一种悠久的、经久不变的概念,所以四个重大概念起的是这样的作用。

“相关概念”也是概念,它仍然是代表一种重要和深刻的思想,还具有超越时空的能力。但是相对于“重大概念”来说,“相关概念”更注重的是一种深度,也就是在本学科的一种深度。

如果这样解释的话,其实就是说我们要让学生探究,但是我们又不能放羊,即使概念非常大,我们仍然给它框定一个范围。即“重大概念”是来确定广度的,“相关概念”是来确定深度的。

所以这是探究过程的第一部分,也就是在写书面课程的时候,要把这三个维度都放进去,如果说这两个概念确定的是what,那全球背景确定的就是why。

下面红色的圆圈圈住的,第一个是探究说明,第二个是探究问题。探究说明是在本学科如何探究做一个说明,那么探究问题实际上是引导学生做更深一步的探究。

重大概念和相关概念,他们联合起来要做的是什么?也就是让学生产生概念性理解的过程,这就是MYP在整个写课程的时候,就想要达到的作用。

所以,unit planner单元计划的前两部分是重要概念,相关概念回答的是 what,全球背景回答的是why。


举例说明

下面可以看到有三个探究题,第一个是知识性问题,第二个是概念性问题,第三个是辩论性问题。

这三个问题是三个方向,我们在框定了广度、深度以及回答了why之后,我们还要给学生一个更详细深入的引导,学生首先要学习知识方面,然后从概念层面理解,最后还要从一个反方向来理解这个概念,唯有如此,才能产生一种深刻的理解。

下面这个例子是曾经给老师们做过的培训,大家都知道MYP是6-10年级,6年级是第一阶段(phase one),7年级是第二阶段(phase two),8年级第三阶段(phase three),以此类推。我们把老师们进行分组,并且以统一节日庆祝做整个单元的题目,也就是说6-10年级所有的学生同时都要学习节日庆祝。

可以看到,从6年级到9年级的重大概念(Key concept)是不变的,都是文化。而相关概念是不同的,例如:7年级是第二阶段,语言比初级好一点,所以相关概念选的是“意义和讯息”,另外,全球背景(Global concept)选的是个人表达与文化表达。

可以看到其中的三个问题,事实性问题一般来说都比较好问。概念问题比较难,“为什么春节和圣诞节的庆祝方式如此不同?”当老师问了这个问题后,学生们会去想,春节的来源和圣诞节的来源,春节的庆祝方式和圣诞节的庆祝方式等等,在这个过程中,学生需要做很多的探究,才能找出这些不同。

最后是一个辩论性的问题,“如果你只能选择一个节日来庆祝,你会选择哪一个?”在这个过程中,可能来自中国或者亚洲背景的孩子,他们比较会喜欢春节,来自西方的孩子可能比较喜欢圣诞节,也或者是相反的,可能他们对不同的文化会更新鲜更感兴趣,所以他们也可能选择不同。所以MYP的探究单元计划实际上就是一个探究的过程,也就是探究的引导。

图片中最上面的这一部分我们可以看成它是一个inquiry,就是一个探究,然后还会有如何考试,如何教学,最后还有一个评估。所以一张MYP单元计划表,实际上就是一个完整的探究过程。

再来看8年级,在整个语言程度里是属于中等的,那么重大概念依旧是文化,而相关概念是目的、意义和同理心。

全球背景是时空定位,大家可能会明显的感觉到整个深度是加强了,加入了目的和同理心,那么实际上相关概念在整个学科的深度上,把学生又往深入深刻理解上加入了一层,所以才会有同理心。

再看这是9年级的,到了第四阶段和第五阶段已经非常接近母语了,可以看到在相关概念里又多了情境,加上了中国人对传统“根”文化传承的坚守,语言一步一步地变难,是通过它的相关概念的一种深入探究,让学生一步一步地走向更加深刻的理解。

在概念性问题里的问题是,“为什么全球华人对春节的庆祝,表现了他们对根文化的坚守”?辩论性问题,你觉得对春节的庆祝可以达到对根文化的坚守吗?有这么一个辩论题就可以让学生更加深入的去探讨一个事情的两个方面。

我们当时做完三天的工作坊,后来有老师和我反馈,这个做的太好了,用就一张表就可以教一年。我们把这个叫 Subject Group Overview,可以称为科目的整体课程图,下面这个是以9年级第四个阶段(G9 Phase four)为例。

可以看到,最上面的是整体单元的题目,然后是从现有的课本以及网络资源里去找到的一些内容,包括轻松学汉语、轻松学中文等,还有很多的网络资源,而且大家也知道MYP的改革其实更多的是有一个多媒体文本,包括声音、影像的文本,所以在我们找资料的时候,这都非常重要。

另外,我觉得老师们还是要集体备课,坐到一起进行讨论,把重大概念、相关概念等等这些全部确定下来。当然,上面的截图只是表格的一部分,往下还有很多的内容。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在备课的时候,我建议大家先把整个课程图做出来,然后引申到每个单元计划,每个单元计划里又到每一课的详细内容,比如说讲课、评估方式、反思等等。我相信有了这么一个完整的探究过程,离点亮我们孩子眼中那缕光的时刻就不远了。

跟大家分享一首诗《其实有一百》,就是说孩子是有很多个100,有100种欢乐、100个世界、100个梦想,但被偷去99种,我们这些教育工作者们告诉孩子们,不需用手思考,不需用头脑形式,只需听不必说,不必带着快乐来理解。爱和惊喜,只属于复活节和圣诞节,然后我们还告诉孩子们,游戏与工作等等这些都是水火不容的。我们告诉孩子没有100,实际上真的有100。

所以我希望大家在教学的过程中,一个是要注重备课,当我们备课的时候,可能想的是孩子眼中的光,当我们教学的时候,我们要知道,孩子真的是有100。

再来看这张图,左边的图是我们日常的课堂,不管你是高还是低,都是同一个板凳,大家都站在同一个高度,而右边你看了之后是不是觉得很感动?我们真正对孩子们的教育方式应该是在右边。


问答时间

一个单元使用重大概念和相关概念的数量有要求吗?

没有明确的要求,但是我建议相关概念最好不要超过三个。相关概念是我们教课的一种探究的深度,同时也是方向,如果给的方向太多,学生会出现迷失的情况。


语言与文学课程和语言b之间的衔接是如何的?什么样的学生可以从b换到a,如果学生学a的话发现很挑战,可以换到课程b吗?

就我的经验,语言b的higher level,如果学生有近母语的语境下,倒是有可能。我接触到的孩子大部分都是一些台湾孩子,他们从小在国外长大,但是家里一直没有放弃中文,给他补课,所以像这样的孩子学习语言b的higher level,实际上有点可惜,因为他是可以看懂文学书的,那么我会建议他学习语言与文学里边的sl,这是有过先例的。不过,这个衔接我觉得还是因人而异,每个人都不一样,还是要看语言的背景,而不能看国籍,我反对按国籍来区分孩子的语言程度。

发现a很有挑战的话,可以换到b吗?首先这是一种作弊行为,因为选a的学生,如果学校考察的很严密的话,他一定是具有a的语境和背景的,他是可以学a的,只是觉得a比较难。

他如果去选b的话,我觉得这样做是不对的,因为会对学生有影响。学生在申请大学的时候,如果它本身就是华人,又上了9年学,学了10年中文,最后学了一个语言b,你想他给大学的感觉是什么?大学会觉得孩子不挑战自己,会有一种作弊的感觉,所以我觉得还是不要。


探究陈述必须包括重大概念、相关概念、全球背景吗?

我们在做工作坊的时候,其实也探讨和研究过,当然我觉得在探究说明里是要包括重大概念和相关概念的,但是不能机械地理解为,我一定要把这几个词包进去,然后连成一句话,其实这样就失去了概念性理解、概念驱动课程的意义。


请问PYP和MYP在概念性理解课堂的构建中,主要有哪些区别呢?

首先 PYP和MYP是不太一样的教学方式,当然是根据年龄特点。小学PYP是一个超学科的教学,那么超学科就是在一个大的概念下,进行的各个学科之间的跨越和融合,然后各个学科全部都聚焦在同一个概念之下的教学。

那么MYP实际上是分学科,同时又跨学科的。分学科是便于进行一种深度的学习,跨学科是便于在两个学科不同的领域之间来探究它们所有的相同和不同,这也是知识的复杂性。

所以我觉得它们的概念当然是有一脉相承的地方,但是如果仔细去比较PYP中8个概念和MYP中36个概念或更多的话,我觉得是没必要的,因为概念只是一个工具,概念只是为你限定这个范围。

所以我觉得从今天开始,我希望我们的老师能理解这个概念,实际上就是帮你在课堂上的探究限定一个范围,让你有的放矢。


文章来源于ischooledu ,作者国际学校在线。